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乡村梅梅的博客

大事小说,小事大说,长话短说,短话长说,废话常说。

 
 
 

日志

 
 

一个奇怪的长梦 20170903  

2017-09-03 23:55:52|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91日凌晨五点钟左右,应该起来去洗手间。但是,我懒懒的,没有动。后来(结果,恶果),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我远远地看见我的小弟弟被放进一个分成两半的木桶里迅速离我而去。对,应该就在北三环上。我后来再就跟他联系不上。我的手机不知缘何也出了问题,界面上的屏幕和数字都对不上。完全错位?!我旁边正好是一位听众的家。她不久之前刚刚听过我的课,她痛痛快快地让我去用她家的电话。她家马上来了很多的男士,好像他们要聚会。我想报警找我小弟弟。我试了好些遍,根本就没法打出去。原来我到了香港:两边的电话号码互相不通。她忙她的朋友们,也没把我当回事儿,我悻悻然地离开了。

街上到处都是吃吃喝喝的人。彼此之间互不干涉,互不关心。每个摊位前都有人,好像是在吃宵夜什么的。可是,他们这夜宵又是在白天吃。后来,我终于看到一部公共电话。先是一位小姑娘回答我,让我用那电话。电话机搁在摊位的架子下面,不好置放。后来,一位管事的先生(她的先生或者父亲?)出现了,他倒是热情,可是他的粤语我根本听不懂。他的电话好像是IP电话。试了很多遍,我屡屡失败,要么IP号码没有输成,要么忘了输入“0”,要么输入我父亲的电话号码时输入了我自己的手机号码……晕头转向。一次次的重拨,一次次的着急。心急如焚。没有联系上。终于,我听到父亲的声音,他却又听不到我的声音,无法进行交流。试了很多很多遍,无济于事。既然一直不成功,我只好离开了那个摊位。

街上,乱象丛生。我想找一个地方上洗手间,可是没有成功。后来在一条比较宽敞的街道上,我听到了我三爹(叔)的声音。好像从远处传来,但是又仿佛近在耳旁。三爹他带了一些人到我北京住家附近的一家医院看望住院的我。我在生第二胎。而且,我的状况很好。

再走了一段路程,怎么又到了一处田园风光式的地方。碰到好像祖孙两代的三个人。他们在那里聊天。小宝贝在游戏。从小宝贝的游戏里头能够听到我小弟弟的声音。原来是一张彩色的、马赛克似的图集。那张图也委实奇妙无比。一点图上那个犹如微信头像一样的头像,我就可以听到我小弟弟在远处的声音,知道他的行踪。我在上面寻找小弟弟的图像。我找到了他的形象。原来他在新疆或者另外一个反正是特别遥远的地方。虽然他好像是在做苦力,但是呢,他自己还很愉快、很自觉、很自由。可是,我们这些亲人无法靠近他。

我向那对老夫妻解释这种情形。他们表示爱莫能助。听到小弟弟自然的声音,我心里顿时为他感觉轻松一些。

总之,我焦急万分。其实,家人们都安好;小弟弟,尤其是我的小弟弟,他安然无恙,他自得其乐。

后来,可能是室外的各种声音终于将我从噩梦中解脱出来。谢天谢地谢谢他(它)们!那个时候,应该是六点半左右。我可怜的一个半小时啊!

现在是201791727分。趁热打铁,对着手机,我零零散散地说出这个梦,记下这个梦境。既是一个记录,也是一个教训。

                      201793日星期日 23:52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