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乡村梅梅的博客

大事小说,小事大说,长话短说,短话长说,废话常说。

 
 
 

日志

 
 

树的瞎想  

2007-07-12 16:09:02|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段时间接二连三地参加学校的各种会,感觉自己都快成为什么领导了,害得博客没有更新。

看了朋友莲莲的“国槐”,就想趁机写下几句。

我对颜色很迟钝,一直以为无论洋槐国槐都是开白花。这会儿才知道自己错了:国槐开花淡黄色。再查《现代汉语词典》,上面赫然列着一个词:【槐黄】槐树的花蕾制成的黄色染料。

莲莲提到两种槐树上常见的虫子(我们都不喜欢虫子)。我手边《现代汉语词典》中列有一项:【槐蚕】生长在槐树上的尺蠖。尺蠖是什么呢?【尺蠖】尺蠖蛾的幼虫,行动时身体向上弯成弧状,象用大拇指和中指量距离一样,所以叫尺蠖。【尺蠖蛾】昆虫的一种,身体和脚都很细,翅膀阔,只有复眼。幼虫叫尺蠖。种类很多,是果树和森林的主要害虫之一。

既然尺蠖是害虫,蚕(在我看来)是完全有益于人类的,为什么造一个“槐蚕”呢?我心思偏狭,觉得“槐蚕”辞不达意。槐蚕,可能就是莲莲写到的虫子之一。

由害虫联想到这两天报道的湖南洞庭湖区域东方田鼠几乎成灾,我想到了“报应”这个词,我想到了一幅画。昨天,在中国美术馆里游览“从提香到戈雅”(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馆藏精品展)时,《农神吞噬其子》(忘记了具体名称)让我不解;读了旁边的说明,才有点明白(农神代表大自然,人类是大自然之子;农神创造了人类,也可以毁掉人类)。道理都会讲,做起来就常常走样。

白居易写诗“人少庭宇旷,夜凉风露清。槐花满院气,松子落阶声”时,我们与非我之间的关系应该算协调。现在什么时代?人的时代!空气都快没有地方待了,哪里还有树的空间?几年前,不知缘何,车公庄大街上茂盛的泡桐即刻化为乌有。有人说,因为一位领导坐在车里,感觉泡桐树令他视野不开阔,于是......

如果他嫌视野不开阔,他可以驾(乘)着飞机在天空中鸟瞰我们嘛!连我三岁的儿子都知道,“站得高,看得远”;那个领导窝坐在小车里还想看到哪里?即使“消灭”了泡桐,他又能够看多远呢?莫明其妙。

写到这里,天渐渐放晴了。这正好是回到了我的本色。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