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乡村梅梅的博客

大事小说,小事大说,长话短说,短话长说,废话常说。

 
 
 

日志

 
 

我的妈咪,我的天 20080219  

2008-02-19 19:37:46|  分类: 家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肥肥沈殿霞今天去世了。她是我们胖人的骄傲:在这个非唐朝时代,我们胖人同样能够让人喜欢!

郑欣宜以后就没妈咪了。我甚至不愿试着去体会她的感受。

 

她几点钟离世的?不会是我正单腿跪在妈妈面前那个时辰吧?

早上,因为等候邮局开门,我就在家里流连了一会儿:两个孩子和我先用早餐,我们就关起门来在妈妈的房间玩闹;儿子弹(拍)电子琴,侄女跳摇摆舞,我唱革命歌曲。歌词记不住;可恨。忽然想起书柜里的歌本,拿出来找着唱。翻到了《党啊,亲爱的妈妈》。我曾经比较拿手的歌。

开门问用餐完毕的父母亲“怎么样”。母亲说“很好”。

我说,我在国外的时候曾经为外国年轻人唱过《党啊,亲爱的妈妈》;他们都夸赞我。我忽悠妈妈:我主要是在为您而唱,因为想念您而唱!

“那你再唱一遍。”妈妈顺坡就下。

我也兴致勃勃了。

我正高声唱,侄女要尿尿。

爸爸笑着说:你们别让她尿裤子了。

妈妈赶紧为侄女把尿。

唱到末尾“亲爱的妈妈”的时候,妈妈仍然坐在洗手间的板凳上料理侄女。我走过客厅,单腿跪在小小的洗手间门外,一边唱着,一边低下头去。

我的眼睛潮湿了。

我的妈妈呀!我亲爱的妈妈!

 

午饭后离家前,我问妈妈,是否可以将羽绒服换成大衣。有点热的感觉了。

“你都40岁了,这事还问你妈?!”正在厨房洗碗的爸爸笑话我。

“那当然!”我理直气壮地大声笑答。

虽然爸爸名(字)为“天”,我的妈咪却是我事实的“天”。

 

郑欣宜亲爱的妈妈走了。

我们的“开心果”走了。

郑欣宜的“天”塌下来了。她一言不发。

肥姐,好走!愿你的在天之灵保佑郑欣宜,你的女儿!

          2008219日(雨水)星期二 1937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