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乡村梅梅的博客

大事小说,小事大说,长话短说,短话长说,废话常说。

 
 
 

日志

 
 

葛 战 荣  

2007-07-27 20:10:27|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

 

       中国劳动学会的年会在延安举行。会议结束后自然安排了游览项目。78日下午5点之前,汽车在陕北高原上反复回环、颠簸三个多小时后终于下到了黄河壶口瀑布。流连一个多小时后,代表们返回延安,准备次日从那里乘汽车去黄陵,然后从西安各自归家,我却因已经拜过黄帝、踏过西安城墙不愿走老路就决定独自行动了:在壶口歇一晚,取道太原回北京。

       据说我们的江主席曾下榻“观瀑舫”,可住一晚最低得350元,我就痛快地选择了它旁边仅有的那眼极其简单的窑洞:一个床铺15元(我还和女老板谈定了一顿早餐)。把包扔在房里,趁着天色不是很晚,我又回到瀑布边。

       大堆的游人已经离开了,即使当晚住在“观瀑舫”的人也少见在瀑布边徜徉的;真不能想象刚才的热闹劲儿:对着瀑布,你难得拍一张不见别人的照片。宽阔的河床上,只有我一名游客从容、热切地走向瀑布。水流量少了一点,更多光滑的石头露出来了。脱了凉鞋踩在细细的泥浆抹过的石头上非常舒服。

       不知道什么时候,视野中出现了一位兜售“立拍得”的小伙子。对峙的两山之间,轰轰作响的瀑布旁边,金流湍急的秦晋峡谷上方,只有他和我。他是挂牌营业的葛战荣。

       那个下午和第二日早上,我见过他们那个摄影队伍中的大部分成员。他是其中长得最秀气,读书最多的。他很健谈。

一、        逃学

葛战荣今年27岁,山西省吉县壶口镇??村人。他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他曾当村支书的父亲却对他很是钟爱,希望他能好好读书,有个好前程。可是,念到高三时,他和三个同班同学不辞而别,一去8个月。他们没有盘缠,边打工边旅游,到过北京、上海、芜湖、武汉、长沙、西安、延安等地;绕了一个扁圆。

最有意思的是,在长沙时,他们没钱也想回家了,却不确知该往哪里走,就爬上了一列货车。车到站了,他们惊喜地发现:他们到西安了。

他们四个至今也是好朋友。

他没有能“鲤鱼跳龙门”。父亲为了他不再外出,专门买了几样机器(榨油机之类的)来拴住他,并为他订了婚。

二、           避婚

葛战荣已经不太能安于乡村平静的生活。倒腾了一阵子机器,他的心怎么也不乐于呆在老地方了,于是,到临汾打理一间摄影室。干了一段时间,改行开游戏室,倒是挣了一些钱,但是,那时的他不懂得积累财富,钱很快就花光了。

他说,几年前,他总是出门。重要的一个理由就是不想结婚。其实,他并不反感她,她是一名乡村教师。

那里,结婚的聘礼常常是23万元,可他只出了7000元。我挺纳闷,直问他为什么,因为他们家算富裕的。他笑笑,不说话。突然,我想起了他自身比较优越的条件,就说:“否则,你就不和她结婚,对吗?”他很得意地点点头。

他和她相处和睦,已经有了一个4个月大的女儿。“你爱你女儿吗?”“当然嘛,自己的孩子!”

三、        谋生

国家现在大力提倡“退耕还林”,黄河两岸的陕西、山西实践得较好。此间,许多大有关系的人也大发其财:仅仅几天之前,买下大片土地,然后从政府金库中获得大量的补偿费用。

葛战荣靠着国家给的那笔费用,可以和其他许多乡亲一样过日子,但是,他不愿意。他向陕西省壶口旅游管理局申请在瀑布那里为游人拍“宝丽来”。他是比较早从事这种生意的人,干了四年了。

知道我从北京来,他说,相比之下,山西人的生意头脑差多了,但是,陕西人的经营意识还远比山西人不如。本来,壶口瀑布的主要景观在陕西,可是陕西这边的摄影人员全是山西人,更不用说山西那边的了。平时,河东的人多有在河西做生意的,可是河西的人根本就不敢到河东去:历史上,河东的人已经战胜了河西的人。东边的人常常去西边收购廉价的产品,然后去卖个好价钱;西边的人从来不这么做。

跟他聊了很多,觉得不好意思,就请他为我拍了一张照片。那时,他的另一位同伴过来了,似乎不满意地问我为什么刚才他问我时我没有拍。我这才不经意地问他们是否分配客源、怎么分配。真让我诧异,原来,他们早已经做了很好的分工:24个人分成12个小组,来一辆大轿子车上两个小组,小车上一个小组,轮流进行。少见的“违规”行为,大家就互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谁都有那么个时候”。

有这笔收入,他们这些小伙子在村子里当然可能都有些优越感。

 

       天色暗下来,葛战荣该回家了。骑摩托,过黄河大桥,5分钟左右的路程。临走前,一再叮嘱我:小心漩涡;当心脚下滑;晚上不要到河面上,危险。

9日早晨,按照葛战荣的安排,一位小伙子依约前来用摩托送我过黄河大桥;我将在那里等候从陕西宜川到山西吉县的长途汽车。他早早地就来了,一直等着我欣赏清晨的壶口瀑布,吃早点。路过观瀑舫前的空地时,他一努嘴,“葛战荣在那儿!”几棵不大的树下,真坐着几个人。我让他往那边靠靠,果然,换了“行头”的葛战荣很快站起来招呼我。我们像老朋友一样地告别了。咳,他俩是表亲!

   我知道,葛战荣的心始终都有一角属于家乡之外的世界。

 

                   2002720日,星期六

(注:无意中翻阅5年前的小记,仍然觉得葛战荣很可爱。他也近不惑之年了吧。祝愿他们一家万事如意。)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